受害人获赔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    广州日报讯 (记者张翔宇 通讯员刘粤湘)曾在某餐饮公司任职的周某(女),因为与每个部门的同事都相处得不融洽,只工作了两个月便辞职不做了。因为心有不甘,周某把怨气发泄在前上司颜女士身上。先是通过前同事郑某要到颜女士的电话号码,后向颜女士发送恶毒辱骂短信,并在微信朋友圈辱骂她。颜女士羞愤难当,于是将周某告上了法庭。近日,市中院通报了该案的终审判决。    发送近200条恶毒短信    颜女士、周某(女)、郑某三人原为同事关系,均任职于中山市某餐饮公司,之后周某、郑某两人从该公司辞职。从2015年9月2日开始,周某用其手机持续、大量地向颜女士的手机发送内容恶毒、低俗、淫秽的短信息,至2015年11月10日,发送了近200条,甚至还有部分影射颜女士,含对性行为进行描写、暗示的淫秽、侮辱内容,并将颜女士照片配以恶毒、低俗的文字一并发送。不仅如此,周某还于10月6日向餐饮公司的执行董事甘某发送内容恶毒、低俗、淫秽的短信息,同样还有部分影射颜女士、含对性行为进行描写、暗示的淫秽、侮辱内容。除此之外,颜女士还提出:周某在微信朋友圈中也发布了针对自己的内容恶毒、低俗的言论,并上传其照片配以恶毒、低俗文字。【详细】
作为医疗企业,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敢不敢让自己家里人先使用?只有拥有这样的信心,才是医疗机构和医疗企业责任心的体现。“魏则西事件”的出现,给整个医疗界敲响了警钟。为此,医疗界目前需要“亡羊补牢”,应该前瞻性地制定一些规则和规范,并对现有规范和规则进行完善和规范。同时,还应进一步改善医疗结构和医疗人员的生存环境,为医疗技术创新奠定良好的基础,以便于新的医疗技术得以快速、安全地应用和推广。【详细】